当众表演“强暴”戏被质疑不尊重女演员 《我是女演员》总监制独家回应:考虑欠缺,已从正片删除

当众表演“强暴”戏被质疑不尊重女演员 《我是女演员》总监制独家回应:考虑欠缺,已从正片删除

原标题:当众表演“强暴”戏被质疑不尊重女演员,《我是女演员》总监制独家回应:考虑欠缺,已从正片删除

播出5期后,优酷花大力气制作的综艺《我是女演员》在网络上遭到不少质疑,豆瓣评分仅2.4分。参与评价的7000多名网友中,超过85%的网友都给该节目打出了一星。

其中,尤其是选取《还珠格格》中香妃被皇上“强暴”的戏码片段进行演绎,遭到网友们“集中火力”的吐槽与强烈质疑:如此当众表演“强暴”戏,完全是不尊重女演员。

昨日,红星新闻辗转联系上优酷Seven工作室总监、《我是女演员》节目总监制程阳,她并不讳言:节目播出至今,铺天盖地的质疑也让她反思,此前是否对市场预期过于理想化了?

“我有点失落。”程阳说。她通过红星新闻首次就观众的主要质疑声进行了回应,并解释,选取《还珠格格》这个片段,当初考虑更多是这段戏的戏剧张力和演员情绪把控,确实没有照顾周全观众的感受,这是节目组考虑欠缺的地方。目前,这个片段已经从正片中删除。

质疑一:学员表演在线吞拳头,有点奇葩

程阳回应:参加节目的都是新人,在慢慢适应

节目开播后,一些学员的才艺表现让观众有些意外,北京电影学院的于昕仡一上场就说,自己五音不全、四肢僵硬,准备的才艺是“吞拳头”。还有位学员干脆表示:自己啥也不会,希望能快点结束。

有观众因此提出质疑:“以为是选拔正经演员妹妹们,点开后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片场到隔壁喜剧人了?机器人跳舞、rap式自我介绍、在线吞拳头是不是过于精彩了,个人才艺是不是有点奇葩呢? 太搞笑了。”

“参加节目的都是新人,她们一开始来到节目都是懵的。”对此,程阳表示,“她们在慢慢适应舞台的节奏,这需要一个过程。节目已经录到第九期了,学员们进步真的很大,我很欣慰。”程阳说。

程阳也以直言自己“啥也不会”的严屹南举例,说她的综艺感很强,但演员的基本素养很薄弱,“她在之后的练习中,确实十分努力,和之前的状态完全不同……成长和变化,是我自己一个特别强烈的感受。”

程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其实,这27名学员中,已经有5名选手收到了影视剧的邀约,包括包上恩、黄婷、曹斐然、崔真真和乌日丽格等,“黄婷是被惠英红老师坚定认为非常有潜力的演员,她说将来两人一定要合作,还说如果将来有人想找她演一个自传体电影的话,希望黄婷能演年轻时候的她。”

质疑二:选女演员,男导师点评有些“划水”

程阳回应:大家的关注点为什么没有在女孩子身上

《我是女演员》从播出至今,不少网友对男女老师配比份额产生困惑,导师的“男性凝视”成为许多网友吐槽的热点。有观众质疑,几位男导师对女学员的点评经常不着眼于演技,而是各种调侃,感觉有些“划水”甚至流于轻浮。

对此,程阳解释:“我觉得大家的关注点为什么没有在女孩子身上,我觉得有点跑偏了,从我们剪辑的逻辑还有拍摄的逻辑上,我们是不断放大这一点的,包括选的剧,也是为展示这些女孩的演技以及她们在培训阶段的努力。”

程阳也透露了一点:当初请班主任时,节目组比较看重“搭戏”这个概念:也就是要求“他/她的扮相是美的,因为要与学员共同完成表演”。而这几位男导师出道以来,都以颜值和外型著称。

程阳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节目后面会有很多优秀女演员加入,比如惠英红、李一桐等等。“不含最后一期的话,导师大概有二十多个人。”她强调:不是因为舆论质疑才补请女性导师,“舆论声音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录制了很多期”。

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,程阳还透露,她听惠英红讲,她们那一代演员入行,搭戏都是找男演员。刘涛在第一期的时候也讲过男导师搭戏的好处:之前的剧里女性角色已经演得非常优秀了,这些女孩子作为新人再演,对比差距就会很明显。但是有男导师搭戏,多多少少能烘托她们一把。

质疑三:当场表演“强暴”戏,完全不尊重女演员

程阳回应:考虑欠缺,已经删除

纵观《我就是女演员》播出的所有公演片段,质疑声最大的莫过于选取的《还珠格格》中香妃被乾隆非礼的一段戏,这段戏也被不少观众和网友认为不尊重年轻女学员,“《还珠格格》三季共一百多集,经典片段无数,为什么偏偏挑选这个片段?”

这算是较轻的吐槽。更重的观众质疑,则是:如此当众表演“被强暴”戏,完全是不尊重女演员。

这个片段由郑元畅和女学员出演,拍摄过程中,节目组特地选择了很多侧切角度进行拍摄,放大了女学员的抗拒感,旁边的其余学员纷纷露出尴尬的神色,网友们更是纷纷在弹幕里吐槽,指责声此起彼伏。

对此片段的设计,程阳的解释是:“我们考虑的更多是这个片段的张力,即在5分钟内考核表演者醉酒、害怕、愤怒、愧疚等四种情绪的变化:香妃醉酒跳舞,是考核演员在醉酒状态下的舞蹈与情绪;到了被非礼,状态是害怕;到香妃拿刀刺向的皇帝的时候,状态是愤怒;再到皇帝遇刺以后还袒护她,状态是愧疚。”

但她也承认,确实没有照顾周全观众的感受,这是节目组考虑欠缺的地方。批评的声音真诚接受。

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对于观众质疑较大的《还珠》相关片段,节目组已经进行了删除并重新上线。程阳对此坦言:“我一直认为不要回避,大家的评价对于节目来说,是健康成长的养料。”

自述初衷:年轻女演员断层,初衷是为行业造血

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,程阳始终强调节目的初心,即为行业造血。“不管是与业内朋友交流,还是看文章,都在讨论行业内年轻女演员断层非常厉害。稍微有那么几个00后表演非常好的演员,大家都如获至宝。我希望这个群体越来越大,不仅仅只是局限在金字塔尖上。”

节目组从来自各大专业院校、影视公司的六七百名新人中,最终选择了27名学员。这些学员中,很大一部分人来自专业院校,但行业缺乏给新人实际操练的机会,可能她们在学院学了很多理论的知识,但要真正演戏还缺乏经验,“我们就希望搭建这样一个通道,从理论课堂走到实践的课堂上。这条路无论是在学校还是我们,都在摸索的阶段。”

程阳感慨地说,“如果我们将来做这个节目把每一届当成是一个训练班,当这些训练班成为大家通向这个职业的小小通道,能够解决一部分人的困惑,我就已经很满足了,这才是做这个节目最大的成就感。”

导师刘涛

因为落点在新人,节目中给学员们进行了更多声台形表的训练,这是一个基础考核,同时也是节目的核心。程阳解释,前期的才艺展现是有其独特意义的,“舞蹈不是为了跳而跳,是为了结合展现人物特性跳舞,到后期会发现前面所有的铺垫是有原因的。比如对她们情绪的考核,前面看到是一些小的撒娇哭戏,那是初级的考核。慢慢进入到后面的时候,会把情绪的考核实际应用到剧情里面,当剧情极端复杂的时候,你的情绪那一秒落泪到底重要不重要?那个泪落到什么时候最关键?”

此外,还要树立学员对演员这项职业的信念感。“像惠英红来,她在彩排的时候头撞到机器上受伤了,第二天她还是继续来工作,该怎么上就怎么上。这个我觉得是她作为演员的敬业,另外一方面,也教会了年轻演员强大的信念感。这个强大的信念感是我们尊重每次的表演机会,无论我有怎么样的情况发生,都要履行自己的职责。所以我会发现这些女孩子定力越来越强,不被外界干扰,同时她们真的是越来越热爱这个舞台。”

反思制作:没有达到预期,我有点失落

作为优酷S级的头部综艺,《我是女演员》在开播前其实获得了不少关注。据制作方介绍,该节目幕后团队有600人、在8000平方米的摄影棚里拍摄,节目中演绎的经典影视剧片段,所有的景都精心打磨,每一个都要要搭建一周左右,花费近百万。

学员和李治廷

27名年轻女学员大部分来自中戏、上戏、北影、北京舞蹈学院等影视类高校,节目组为她们准备了600多套衣服,节目里的发簪、发冠等是由非遗传承人手工制作。导师的选择上,《我是女演员》邀请了赵雅芝、刘涛、业内知名礼仪指导师张晓龙,演员严屹宽、郑元畅、李治廷分别担任“才艺班”“综艺班”“自定义班”的班主任,都有较为丰富的演艺经历。

然而,节目播出后,并不算好的口碑让程阳开始反思:是否对市场预期过于理想化了?“本来我的预期是到第四期,包括屈梦汝,乌日丽格这样的选手能够快速被大家记住名字并关注,今天还没有达到这个预期,我有点失落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 邱峻峰 编辑 乔雪阳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90s-tv.com  E-Mail:erkizygfgs@gmail.com   ')

观看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