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演一出喜剧 你们别哭啊”

“我演一出喜剧 你们别哭啊

枕 流

喜剧电影难拍,但今年春节档的《你好,李焕英》,却成为观众热捧的爆款。该片导演兼主演贾玲深知一点:当喜剧这种艺术样式的所有技巧快要穷尽时,仍有一种大巧若拙的套路不会过时,那就是:真诚!

母亲2001年因车祸意外去世,是贾玲永难释怀的痛。筹划多年后,她终于将对至亲的思念寄托在《你好,李焕英》一片中。客观地说,这部电影并非十全十美,比如部分桥段尽管经过了精心处理,但依然留有小品的痕迹。好在,该片的优点更多。

首先,就是真实。影片讲述了一份纯粹、忘我的母女情。片中主人公贾晓玲,打小就是个不叫母亲李焕英省心的女儿,通过穿越,她希望改变母亲的命运。只要母亲能过得好,哪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了自己也心甘情愿。正如她初见年轻李焕英时说的那样:“我来了,你开心吗?”“我还能叫你更开心。”这些情节是想象的,这份情感却无比真挚,因为它背后,是贾玲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亲身经历。

其次,故事主题明朗,编排适意。李焕英遭遇车祸后,悲恸万分的贾晓玲恍恍惚惚穿越到自己还没出生的1981年,成了妈妈的“表妹”。她为妈妈抢到了厂里第一台电视机;鼓励妈妈参加厂女排比赛,使之脱颖而出;她甚至帮助厂长儿子沈光林追求李焕英……电影始终在“蓄势”,直到最后,情节翻转:李焕英早一步穿越了过来,因为她从一开始就知道“玲儿”的身份。所以与其说是贾晓玲在费尽心思让妈妈开心,不如说是李焕英这个当妈的,在努力让女儿“如愿”。片中,没有任何道德说教,没有“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”,没有“忍辱负重,含辛茹苦”,有的是青春靓丽的李焕英眉眼弯弯,露齿欢笑,宛如一朵迎风遣香的花。她可以身着衣裙,袅袅婷婷;也可以奋力扣球,意气风发;还能遵循本心,选择自己喜欢的人作终身伴侣。就像贾玲说的:“李焕英是我妈妈,但她首先是她自己。”

再次,是演员的表演好。贾玲的喜剧功力,有目共睹。而到了影片的后半部分,可以说贾玲饰演的既是“贾晓玲”,同时也是她自己了。她洒泪飞奔的段落让你感受到一种彻底的心碎,一种“上穷碧落下黄泉”的追寻,一种伸出双手、却怎么也拉不回母亲身影的锥心刺骨。饰演李焕英的张小斐,演技自然清新。张小斐瓜子脸,大眼睛,笑起来给人如沐暖阳、如坐春风之感。她走在上世纪80年代的工人们中间,如涓涓细流,融入其间,丝毫不显突兀。张小斐还演出了李焕英端详贾晓玲时,眼神中那种只有母亲才会有的宠溺之爱。东方女性的情感是含蓄的,很多欲说还休的东西不会通过语言来表达。李焕英从不掏心掏肺,但张小斐把这种难以言表的母爱极好地诠释出来了。

喜剧,往往表现普通人在不具备必胜技能情况下,所作的努力与挣扎。贾晓玲在与命运抗衡过程中,明知没有多少胜算,仍一路跌倒、一路前行,她的这种“锲而不舍”让人捧腹,而她那份宁愿牺牲自己也要让母亲过上美好生活的执着,又催人泪下。在和李焕英喝酒时,她曾表露:“你以后会有个去国外读名牌大学,毕业后当导演,一个月挣八万”的女儿。李焕英笑着摇了摇头,说:“我的女儿,我只要她健康快乐就行!”这句话,真的叫无数人“平生不下泪,于此泣无穷”——好的喜剧作品总能让人笑中带泪。

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彦先生在他的最新小说《喜剧》中开门见山地写道:“喜剧和悲剧从来不是孤立上演的,当喜剧开幕时,悲剧就诡秘地躲在侧幕旁窥视了,它随时都会冲上台,把正火爆的喜剧场面搞得哭笑不得……我们不可能永远演喜剧,也不可能永远演悲剧,它甚至时常处在一种极速互换中,这就是生活与生命的常态。”贾玲演了一出喜剧,却把我们看哭了。

作者:枕 流

[责任编辑: ]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90s-tv.com  E-Mail:erkizygfgs@gmail.com  

观看记录